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亭雨阳的博客

让心灵在诗意小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古亭遗梦南华幽,逐雨追晴意未休。 片言戏笔千点墨,一从庄生兴堪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过年趣事(一)“闹”新客(原创)  

2013-02-11 18:16:34|  分类: 采撷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过年趣事(一)“闹”新客(原创)

文/古亭

 

这里所说的“新客(KEI)”,就是新过门的闺女女婿。初二新客上老丈人家,这是头顶重要的大事。男家需要早作准备,除了礼品外,最重要的是物色两个“背”斗子的年轻人。

“背”斗子的,就是跟着新客走老丈人家,负责抬礼物盒子(我们这一带新客专门用的像锅笼一样的器具)和陪喝酒的人。送的礼物很多,鸡鸭鱼肉、各色点心、好烟好酒等等。因此,不尽力气要大,还必须能说会道,酒量大,能保护新客不被灌醉。

不然,新客到老丈人家会丢丑显眼。如果第一次丢了丑,就会留下话柄,几年,甚至几十年,都会被人嗤笑。

我13岁那年,三姐出嫁了。她出生在小鬼子占领县城那一年,城里人四处“跑反”。父母无奈,把她从小给了没有孩子的大姨。但事实上和亲姐姐无异。她结婚三天回门,还是我去她婆家请的。所以这次大姨也专门叫我过来帮忙陪客。

新客还没有到,村上的几个爱热闹的年轻人,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计策,如何“闹”新客。最后决定,各个击破,由我先稳住姐夫,另外两个年轻人把“背”斗子的“灌”醉,最后“灌”新客。

姐夫进了大姨家的门,后面跟了一伙本村的男女老少。他是高中生,高高的个子,寡言稳重。入席了,我坐在他旁边,一边劝他喝酒,一边和他谈学习上的事。

那两个“背”斗子的,本来就是酒鬼,一看由我这个小孩陪新客,并没有灌他的意思,于是大起胆来,与本村的两个年轻人对饮起来。不一会儿,就喝了半斤多,说话也有些不连贯了。

一个年纪大点的年轻人一点头,有两个人端着酒杯冲姐夫而来。我自然躲在一旁偷乐。姐夫那是他们的对手,他们左一个话茬,右一个理由,和姐夫喝了五六杯。两个“背”斗子的替他各喝了三杯,就再也不敢相救了。

我看到姐夫的脸顿时红了起来,有了酒意,用手推着酒杯,连说:“不、不胜酒力,不、不胜酒力。”

三姐远远地往这里瞥了一眼,向我挥手,十分着急的样子,但被一个嫂子笑着拉走了。

这时,上了一道菜,那是一盘凉调猪耳白菜丝。同桌的人怪笑着客气地请姐夫先掇(唸DAO,方言:夹的意思)菜。

姐夫脸涨得通红,筷子也使不住了,掇了几次,没掇住,最后掇住了,放在嘴边,用牙一咬,没咬动。他定睛一看,原来藏在白菜下面的,是切得齐整的麦秸段。

众人早憋不住了,哄堂大笑起来。

还别说,姐夫的脑子趁着酒劲,反应特快。他说:“这麦秸是柴,这盘菜是不是叫着‘财到’‘财到’啊?”邻座的人也都笑起来。

打这以后,姐夫落了个“财到”的美名。不管是谁见了他,就开玩笑地说:“‘财到’来了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