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亭雨阳的博客

让心灵在诗意小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古亭遗梦南华幽,逐雨追晴意未休。 片言戏笔千点墨,一从庄生兴堪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庄子奇缘(二十三)  

2010-06-28 14:06:55|  分类: 小说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第二十三章  浅井之蛙

 

公子牟走进酒馆,招呼庄蒙在一旁落座,侧耳听他们俩人的谈论。

 

此刻乐正子舆讥笑儿说对公孙龙的评价言过其实。儿说不服气,问道:“你为何讥笑我喜欢公孙龙呢?”

 

子舆对道:“公孙龙的为人大家都耳熟能详,平日言行目无尊长,对朋友也妄自尊大,不知自律,虽有辩才却偏激无理,而且立论杂乱毫无根据,且好发荒诞奇怪的言论,来迷惑人心,服人之口而不能服人之心,他还自以为得意,终日放肆狂言。”

 

儿说变了脸色,急忙说:“你为何把公孙龙描述得这么过分?”

 

子舆言辞激烈地说:“你是公孙龙一类的人,当然掩饰他的缺点。我也来说一个更过分的事。公孙龙欺骗魏王说什么,有心人就是无心人,有了名称就有所偏差,物体永远分割不尽,影子从来就不移动,一根头发可悬引千钧重物,白马非马,孤犊未尝有母,如此等等不伦不类的谬论,既违背事物类别,又违背人间常理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 

儿说辩驳说:“你听不懂高妙的言论,却自以是谬论,其实不然,错的全是你自己。我把公孙龙所讲的道理解说给你听。”

 

子舆连连摆手打断他的话,说道:“你以为公孙龙的话都有道理,我如果把他的其它荒谬事例说出来,你也会替他辩解。你把他的言论说给公子牟听吧,听听他会说些什么。”

 

儿说愣了一愣,沉默良久方说:“我们已去拜访,但公子牟不在魏国。请待余日,再来向他请教。”两人起身作揖辞别。

 

公子牟听了他们的言谈后,上前拱手道:“请各位留步,坐下一块叙谈”。他自报了姓名。子舆和儿说慌忙施礼。

 

儿说说:“草民与师父公孙龙,梦寐以求拜见于夫子。”公子牟还礼后说道:“公孙龙他在何处?”儿说答道:“就在附近逆馆,我去请他就来。”

 

儿说说罢,出房,少刻,引公孙龙来见公子牟。公孙龙喜出望外,立即整衣冠,与公子牟施礼不迭,连说:“久慕夫子大名,幸会,幸会”!

 

公子牟还礼后,将庄周新近写的《齐物论》拿出来让他看,庄蒙沉思,莫测其故。

 

公孙龙坐下细阅一遍。庄蒙见他蹙然改容,然后他问公子牟说:“我年少时学习先王治世的道理,年长后通晓了仁义的行为,能把事物的相同相异混同为一,把物体的坚白等属性分离开来;能把别人认为不对的说成对的,不可的说成可;能困窘百家之见解,使众多善辩者理屈辞穷;我自以为是极为通达事理了。今吾闻庄子之言,深感迷惘不解。不知道是我的论辩不如他呢,还是我的知识不如他呢?现在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口了,请问这是什么道理呢?”

 

公子牟靠着几案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仰天而笑道:“唯独你没有听说过浅井之蛙的故事吗?

 

公孙龙说:“龙愿闻其详。”

 

公子牟说:“井蛙对东海之鳖夸口说,我住在浅井里快乐极了!我有时高兴了,跳到井栏上,又蹦回到井中,躺在井壁的破洞边休息一会儿;有时跳到水里,水承接着我的两腋,支住我的双腮,踩进泥里则没过脚背;环视周围的小红虫、小螃蟹、小蝌蚪,谁也没有像我这样快乐!况且独占一井之水,在其中跳跃蹲踞的乐趣真是满意到极点了。您何不常来这里观赏观赏呢?东海之鳖左足未伸进浅井,右膝就已经被绊住了,于是乃从容退却,把大海的情形告诉井蛙。它说,用千里的遥远,不足以形容海之大;用八千尺的高度,不足以穷尽海之深。夏禹时代,十年有九年发生水灾,而海水并不因此而增加;商汤时代,八年有七年闹旱灾,海水边沿也不会因此而向后退缩。它不为时间的长短而有所改变,也不因雨水的多少而有所进退,此亦是东海之大乐也。于是浅水之蛙闻之,惊惶不安,茫然自失。”

 

公孙龙说:“庄子渊博多闻,吾愧不如。请夫子赐教。”

 

公子牟笑说:“龙仅知之次。你的智慧还不足知道是非之究竟,就想去洞悉庄子的言论,这就如同让蚊子背负大山,使不会游泳的商蚷渡河一样,必定不能胜任。况且你的智慧不足以了解极其玄妙的理论,然而自己却去迎合一时口舌相争之胜利,这不是和浅井之蛙一样吗?”

 

公孙龙面红耳赤,无言以答。

 

公子牟接着说:“再说庄子之言玄妙莫测,如同下达地层而上登天空,不分南北,四方通达而不受丝毫的拘束,深入于不可知之境;不分东西,起于幽深玄妙之境,返归于无不通达之大道。你还拘泥于琐细浅陋地分辩,想用察辩去求索其理,这简直是从管子里看天,用锥子尖指地一样,不是所见太小了吗?你去吧!惟独你没有听说过燕国寿陵的少年,到赵国邯郸去学走路的事吗?他不但没有学会赵国人的走法,反而把自己原来的走法也忘记了,只好爬着回去。现今你要不离开,必将忘掉你原来的本领,失去本来学业了。”

 

公孙龙嘴大张而不能合拢,舌举而不下,惶悚退避,乃逸而走。儿说也长揖而退。

 

庄蒙没料到父亲之言会得到公子牟如此赞赏,令善辩的公孙龙佩服的五体投地。他自觉自己也是浅井之蛙,对父亲肃然起敬起来。

 

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